崔凤荣

联系我们

姓名:崔凤荣
手机:18611488490
电话:010-63797888
邮箱:154138364@qq.com
证号:11101200911194901
律所: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首页: 律师文集 > 拆迁合同> 正文

拆迁合同

河北石家庄一座村庄所有建筑面临被拆命运

来源:北京企业拆迁律师   网址:http://www.lawbjqycq.com/   时间:2016/11/15 16:48:22

  看到耗尽自己的心血为儿子购置的新房就要毁于一旦,何大姐心痛不已。还有一个结,缠在何大姐心里好几个月,一直解不开:“为何一百多米外的北高营村正热火朝天地建楼,而南高营村却轰轰烈烈地拆楼,非要把它变成‘短命楼’?”

  10月28日上午阳光明媚,站在准备给儿子结婚的新房里,何大姐的脸上却没有一丝喜气。

  2008年6月,她倾其所有,花30多万元在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高营镇南高营村永康园购买了两套房子。一套给女儿和自己住,一套精装修,准备给34岁的儿子结婚用。

  可让她做梦也想不到的是,去年底才拿到钥匙,刚装修完尚未入住的7层新楼,就开始拆迁。

  永康园这5栋7层带地下室的新楼,总面积达41000多平方米,按周边3000元/平方米的最低价来算,价值1亿多元。而全村这种5至7层的多层楼房有52栋,价值近4亿元。

  看到耗尽自己的心血为儿子置的新房就要毁于一旦,何大姐心痛不已。还有一个结,缠在何大姐心里好几个月,一直解不开:“为何一百多米外的北高营村正热火朝天地建楼,而南高营村却轰轰烈烈地拆楼,非要把它变成‘短命楼’?”

规划的都是32层高楼

  对于何大姐的心结,高营镇宣传委员孔祥军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说:“开始我们也有疑问。但一了解,情况不同,各村有各村的规划,像南高营村,规划的都是30多层的高楼。”

  对此说法,何大姐并不认同。她认为目前国家并不富裕,政府不能这样浪费。对这些新建的房子,希望能保留的要尽可能保留。

  在南高营村,拆迁的消息最早来源于中共南高营村委员会主办的《高营报》。

  6月30日,《高营报》头版头条刊出了主标题为“南高营村党委、村委组织召开旧村拆迁改造动员大会”的长篇报道,并配发了该报评论员文章。文章称,高营村与国内一流地产开发商恒大集团共同努力积极跑办,已争取到城中村改造政策,拆迁后每户村民将免费获得300平方米的市证房,并列举了村里多层及二层采暖难、雨水污水排放难、旧房抗自然灾害能力差和与城市发展不协调等必须改造的四大理由。

  但有村民就此事询问市长热线,却被告知,南高营村不是城中村改造而是自主开发,什么手续都没有。

  7月15日,《高营报》头版又发布了《石家庄市城中村改造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将长安区南高营村列入城中村改造计划的批复》。批复第四条:“规划方案和拆迁补偿安置方案批准后,由长安区政府、国土部门组织公开招标选定一级开发企业,启动旧村改造。”批复时间为2010年7月8日。

  10月28日,高营镇宣传委员孔祥军向《法治周末》记者证实,南高营村并没有列在石家庄市第一批城中村改造的名单中。后来通过报办,现在享受城中村改造政策。

  7月16日上午9时,南高营村举行了城中村改造项目启动典礼。参加典礼的不仅有区领导,还有高营镇党委书记朱克武、镇长任福顺等人。

  9月22日,《高营报》评论员文章称:“忠告仍存疑虑和幻想的人,请你不要再彷徨和等待,拆迁改造的政策绝不会因你而改变松动,赶快归队吧!”

村民拒绝拆迁五个理由

  7月底,曾是上一届村委会副主任的何铭月接到了村拆迁总指挥、村委会何立亚副主任打来的电话:“叔,你什么时候拆房子?”何铭月说:“你房子什么时候盖好,我就搬。”对方什么也没说,就把电话挂了。

  61岁的何铭月向《法治周末》记者谈起了他拒绝拆迁的理由———

  不应该拆新建新。这次村里划定的拆迁范围是南高营村范围内所有的建筑物,包括学校、医院、二层楼、多层楼及公共设施,其中就包含村西52栋多层及村四角400栋二层楼房。村西52栋5至7层的多层楼,最早的修建于1993年,最近的永康园修建于2008年,2009年才开始入住,这些楼房大约1400多户,按每户平均120平方米、每平方米2500元计算,1400户总价值4亿多元。村四角400多户两层小楼,都是在1988年以后盖的,按每户30万元算,价值也1亿多元。如果都拆了,涉及全村2000多户村民住房,价值5亿多元,浪费太大。此外,全村2800多户8000多人,村里计划给每户免费提供300平方米的高楼,按每平方米3000元算,村里为此至少要付出25亿元。这些钱从何而来?老旧平房可以拆,但绝不能“拆新盖新”,让刚盖成的新楼变成“短命楼”。

  建32层高楼不符合村情。这里紧临滹沱河,它是一条流沙河,12米的地下全是沙子,能否承受32层高楼的压力,要请勘探部门认定。而对村民来说,高楼公摊面积大,物业费用高,容积率高,还有5000亩耕地要种,对他们的生产生活会有诸多不便。而竖立在村中心十字路口32层高楼的规划图,已经改变了5次,看来不过是画饼充饥。

  改造没有开发商。拆迁1500亩,能腾出1000多亩地,价值几十亿元,各方都盯着这块“唐僧肉”。但村里没有召开村民大会和村民代表大会,当时说开发商为“恒大”,国庆以后已改为“为民”。显然开发商没有定好。

  一年后的安置费没着落。按照每家现在居住面积,第一年由村里每月每平方米补贴15元,全村2800多户,每家按200平方米算,每月补贴3000元。村里一年要付出1亿多元,但第二年的钱则没着落。此外,房屋拆迁补助按每户20万元算,全村2800户,高达5亿多元。二者相加高达6亿多元,支出也没有保障。

  合同无效。合同上没有回迁日期,没有开发商签字盖章,只有村委会公章,村主任签字,没有过渡安置房。河北冀港律师事务所认定,现在村委和村民签订的拆迁补偿协议书(合同),无论从实质还是形式上,都不具有法律上的约束力,为无效合同。

  从10月9日《高营报》发布的消息来看,赞同何铭月观点反对拆迁的村民,10月份之前有572多户。但有村民则认为,这一数字并不准确,没有拆迁的大约有1000余户,3000多人。

  “光头帮”拳脚与停工停职

  何铭月没有想到,因为反对拆迁,引来了麻烦。9月的一天晚上8点多,何铭月家门前驶来一辆白色小面包车,车上下来两三个人,用钢筋棍和镐头,猛砸他家的大门和两扇窗户。窗户玻璃被打烂,大门留下了四五个坑。谁知中间仅隔了20多天,对方又在凌晨两点多,在他家门口引爆了两颗礼花弹,惊得家人惶恐不安。为了安全起见,他不得不把窗户装上了铁丝网,在二楼安了监控器。

  而在此之前,何铭月和村5人理财小组成员之一的王小青、村民代表张世信等人多次接到恐吓电话:“你小心点,再敢出去告状,就弄死你。”随后他们就用手机向高营镇派出所和长丰刑警队报了案,因警方认为这些情况不够立案标准,至今没有回复。

  相对于杨彦锋、李文华这些被打者来说,何铭月还算幸运者。

  因不同意村里提出的一比一置换方式,杨彦锋找村领导反映情况时,遭“光头”(拆迁办从外地请来了四五十个光头文身青年,记者注)殴打。眼镜被打碎,鼻梁被打骨折。在正定县医院住院治疗一个星期,花费1000多元,至今无人问津。

  住在永泰小区五号楼二层55岁的李文华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五六个20多岁的“光头”,不论白天黑夜,总是从所住的8号楼跑到他楼下大小便,臭得他家不敢开窗户。有一次他实在看不下去了,说了他们几句,谁知“光头”们竟一顿拳脚,将他打倒在过道的水泥地上。虽然后来他的家人找过他们负责人,要求他们赔礼道歉,但至今也没人理这个茬儿。

  反对拆迁的村民们不仅领教过恐吓和打砸,甚至还遭到村委会停工停职的威胁。

  10月26日上午,看着大型挖掘机正在不停地推倒隔壁邻居的楼房,何平均正为家里的生活发愁。因没有搬迁,儿子何振华25日已被停止了电工一职,家里两个孙子正上高中,祖孙4代7口人的开支,目前只靠儿媳在华营葡萄糖厂上班挣的一点工资维持。

  在南高营村,幼儿园、农机队、物业办、绿化队、水电公司等单位上班的村民,只要是没有搬迁的,就不许上班。

  据村民们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自打拆迁开始后,村里的公用设施,像暖气管、水管、电线、网线、小区围墙或被拆除或被破坏,村里已垃圾遍地,污水横流,小偷出没。即使不想搬迁,也无法生活下去。

  谁在助开发商空手套白狼

  双方终于有了面对面的交锋。

  9月30日上午,在石家庄市第十三中学电教室召开的近600名党员干部村民代表大会上,杨立功、何建国、王小青等人当面请村主任何春禄出示拆迁许可证、和恒大地产签订的拆迁合同,并就北高营村能盖多层楼,为什么南高营村就不能盖的问题作出解

电话联系

  • 18611488490
  • 010-63797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