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凤荣

联系我们

姓名:崔凤荣
手机:18611488490
电话:010-63797888
邮箱:154138364@qq.com
证号:11101200911194901
律所: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

首页: 律师文集 > 拆迁纠纷> 正文

拆迁纠纷

拆迁户与开发商谈判遭陷害被判敲诈勒索罪

来源:北京企业拆迁律师   网址:http://www.lawbjqycq.com/   时间:2016/11/15 16:49:26

与开发商谈判谈成敲诈罪三姐弟之一。

  浙江省安吉县一家三人在拆迁索赔中与开发商谈判遭陷害,案件由县领导协调后,三人被判刑入狱,9个月后终审改判无罪。但此案加害方无一人受到责任追究。法律界人士称,如果三姐弟敲诈勒索罪成立,意味着失地农民及被拆迁人不能与开发商坐在谈判桌上。

  与开发商谈判背上敲诈罪

 

  3月下旬,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法院受理了在杭州读硕士的刘晓慧的国家赔偿申请书。

  两年前,作为拆迁户,她和丈夫、丈夫的姐姐在索赔和举报过程中,遭开发商设计陷害,身陷囹圄。警察赶到大学里将她抓走,而当公务员的丈夫也失去工作。在看守所的刘晓慧还上了央视新闻联播,影响广泛。

  三人被法院一审以犯敲诈勒索罪判刑。在多方人士的奔走下,2007年6月5日,湖州市中级法院改判三人无罪。之后,刘晓慧和丈夫先后恢复了学业和工作。由于制造冤案的有关责任人并没有得到追究,三人踏上了步履维艰的控告和申诉之路。

拆迁纠纷的举报信

  29岁的刘晓慧至今一想起那个电话,就浑身战栗。这个电话是浙江安吉生态旅游健身有限公司执行总裁朱辉打来的,时间是2006年1月13日晚。

  刘晓慧意外接到电话时,她正在杭州一所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朱辉在电话里告诉刘晓慧,他想与她面谈有关拆迁事宜。作为开发商,朱辉应该直接找她丈夫夏树云和他的姐姐夏树理才对。她丈夫是安吉县财政局干部。

  刘晓慧由意外感到不安。她的电话只有丈夫和夏树理知道,开发商如何知道她电话的?家里拆迁的事情她一直未介入。

  夏树云幼时父亲去世,母亲改嫁,由姐姐夏树理一手带大。夏树云还有一个二姐。他们姐弟三人住在父亲留下来的5间平房里艰难生活。

  夏树理结婚后,将弟弟带到夫家,靠着开店和自己攒下的私房钱供夏树云读完了大学。

  2005年春,安吉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要在龙袍坞区块,开发安吉生态旅游健身中心项目。夏树理父亲留下的房子及夏家多处祖坟被列入拆迁范围。

  夏树理母亲没有通知子女与拆迁公司签订了拆迁协议,领走了房屋拆迁补偿费4.3万元和坟墓迁移补偿费2.3万元。之后,夏家多处祖坟被毁。

  夏树理和夏树云认为这是父亲留给他们的遗产,开发区采取欺骗手段,诱骗改嫁的母亲签协议,母亲一个人签字无效。

  姐弟俩在与开发区管委会交涉中顺便了解到,这个健身中心项目涉嫌用地不合法,于是写了两份材料发向有关部门。一份是要求拆迁补偿61万元,一份是举报涉嫌非法用地的举报信。

  在写材料和与有关部门交涉过程中,在杭州读书的刘晓慧一直未介入。夏树理姐弟俩没有料到,两份材料会给他们带来一场灾难,并殃及刘晓慧。

开发商设下陷阱

  开发商老总朱辉从安吉县开发区管委会得知夏树理姐弟索赔和举报后,要到了刘晓慧的电话。

  在接到朱辉的电话后,刘晓慧马上告诉丈夫夏树云。夏树云与姐姐商量后,决定三人一起去与开发商见面。

  见面安排在一家咖啡店。三人指出,实施的项目不合法、拆迁违规。朱辉称,项目是合法的,每一步程序也没违规。

  夏树理将索赔和举报的两份材料交给朱辉。朱辉说:你们的举报不符合事实,我们也不会答应你们的索赔。一番争论后,双方不欢而散。

  第二天,刘晓慧又接到朱辉电话约谈,刘晓慧夫妻赴约。但双方谈判依然没有进展。

  一天后,刘晓慧夫妻再次应约与朱辉面谈。赴约之前,三人已商定索赔底价是30万元。朱辉表示,只能给25万元,并说“可以交个朋友,以后可以照顾夏树理的生意”。三人商量后决定接受。

  2006年1月19日,朱辉与三人见面时拿出一份已经写好的承诺书让三人签字。

  承诺书是以三人名义向朱辉做出承诺:在朱辉负责的工程项目一事上准备散发的对项目实施不利的有关材料,此事必然会影响到该项目的正常实施,经我方与朱辉多次磋商,朱辉愿意出资25万元给我方。为此我方同意停止一切伤害、影响本工程项目之行为……并郑重承诺我方在此事上不再主张其他权利。

  25万元分三次支付,承诺书签订后先付10万元,2006年12月30日和2007年5月1日分别支付7.5万元。朱辉还让三人承诺在收到第一笔款后,就负有保密责任,不得向第三方透露。

  这一承诺书是朱辉精心设计的。在与夏树理等三人的协商过程中,朱辉就设下埋伏。他把协商的过程都进行了全程录音,后来交给了公安机关。

  三人在承诺书上签字时犹豫再三。“按承诺书上的内容,说明我们有敲诈的意思。”刘晓慧有些不安。夏树云和夏树理也感到不妥,要求修改内容。朱辉坚决拒绝:“你们不签就不给钱,只要你们按承诺书说的不再举报,我们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

  三人最终在承诺书上签字并按下手印。

  这10万元钱放在夏树云家里,三人一直没敢动。后来,夏树云要还房贷,就瞒着妻子取了两万元支付了房贷。

  刘晓慧回杭上学后,越想此事越担忧,她感到承诺书对他们很不利,很可能是个陷阱。她给朱辉打电话,表明要把钱退还,朱辉当即表示拒绝。这更加重了刘晓慧的忧虑。夏树理姐弟也觉得刘晓慧的担忧有道理,决定将钱退还,但为时已晚。

电话联系

  • 18611488490
  • 010-63797888